正文内容


特朗普侄女新书披露九个细节:特朗普“或存在多种心理问题”

admin 于 2020-07-15 15:41 发布在 人才招聘  |  点击数:

参考消息网7月9日报道 美国《政治报》网站7月7日刊载题为《心理障碍和家庭闲言:唐纳德·特朗普的侄女书中的九个细节》的文章,文章摘选了身为临床心理学家的特朗普侄女玛丽·特朗普新书《再多也不够:我家是如何造就了世上最危险的人》中的部分内容。文章编译如下:

唐纳德·特朗普的侄女玛丽·特朗普的新书称,总统本人很可能存在多种心理障碍,极不适合担任总统。

玛丽·特朗普的父亲是总统的哥哥小弗雷德·特朗普,后者是航空公司的飞行员,酗酒,42岁死于心脏病。玛丽·特朗普是临床心理学家,有纽约阿德尔菲大学的博士学位。

总统的弟弟罗伯特·特朗普正试图阻挠出版《再多也不够:我家是如何造就了世上最危险的人》一书。该书的副本已经向新闻媒体分发。出版商西蒙—舒斯特公司7月6日表示将出版时间提前到了7月14日。

白宫新闻秘书凯莉·麦克纳尼7月7日对记者说,这本书充满了“谎言,没别的”。

美国《政治报》拿到了该书的副本。以下是其中最有料和最劲爆的一些说法:

1.特朗普在SAT考试中作弊

特朗普已故哥哥小弗雷德·特朗普的女儿玛丽·特朗普,指责这位总统十几岁申请大学的时候,花钱请朋友替他参加了SAT考试。

玛丽·特朗普在书中写道:“在带照片的身份证件和电脑档案出现前的时代,得逞要容易得多。从不缺钱的唐纳德付给他的哥们一大笔钱。”作者称,唐纳德·特朗普的姐姐玛丽安娜·特朗普·巴里也经常在高中阶段帮他写作业,这帮助他进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白宫发言人马修斯说,关于SAT考试的指控“荒谬”,而且“完全不属实”。

2.特朗普宣布竞选总统后,姐姐说他是“小丑”

玛丽·特朗普写到,作为退休的新泽西州联邦上诉法院法官,特朗普·巴里认为弟弟唐纳德是个绝对不可能当选总统的“小丑”。

唐纳德·特朗普2015年宣布将竞选总统后,特朗普·巴里在与作者共进午餐时说,她弟弟“没有原则。一点都没有!唐纳德唯一去教堂的那次是在那里拍照。真让人难以置信”。

特朗普·巴里还提到,她弟弟的生意曾五次破产,而且在利用玛丽已故的父亲小弗雷德·特朗普。

作者回忆她的姑姑说过:“他把对你父亲的记忆用于政治目的,这是罪过。”

3.特朗普说他“差不多不认识”自己的儿媳

在白宫2017年的一次家庭晚宴上,唐纳德·特朗普说,他不太认识儿媳劳拉·特朗普,尽管她与特朗普的儿子埃里克·特朗普在一起已有差不多八年。

“嘿,劳拉。老实说,我差不多不知道她到底是谁,但竞选的时候,她在佐治亚州发表了一次支持我的精彩演讲。”

4.特朗普的侄女说他有多种心理问题

除了认为叔叔符合临床自恋的九项标准外,人才招聘玛丽·特朗普认为,他还可能存在反社会人格障碍、依赖型人格障碍和“长期未确诊的学习障碍,而这种障碍几十年来一直在干扰他处理信息的能力”。

5.特朗普的姐姐还要他在会见金正恩之前“把推特留在家里”

退休的联邦法官特朗普·巴里2018年6月致电白宫,在她弟弟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晤前,警告他该怎样与此人打交道。她给总统秘书留言说:“告诉他,他姐姐给他打过电话,当姐姐的给他一点建议。要做准备。要向有头脑的人请教。离丹尼斯·罗德曼(退役美国篮球职业运动员——本网注)远点儿。把推特留在家里。”

6.特朗普的个性是他与母亲关系的产物

作者认为,唐纳德·特朗普之所以有这样的性格,是受他小时候与母亲——也叫玛丽·特朗普——的脆弱关系影响。唐德纳·特朗普的侄女认为,正因为如此,这位总统小时候转向了父亲,而父亲并不是个充满温情的家长。

作者写道,“唐纳德的缺憾给他留下了终身的伤痕”,并且因此形成了“表现得自恋、恃强凌弱和浮夸”的性格特征。白宫发言人马修斯在一份声明中说:“总统说他与父亲的关系充满温情,并且说父亲对他很好。他说,他的父亲很慈爱,小时候对他一点也不严厉。”

7.总统的父亲使用排犹主义的措辞

唐纳德·特朗普的父亲老弗雷德·特朗普曾是纽约的房地产开发商,经常使用排犹主义的说法。

老弗雷德·特朗普和唐纳德·特朗普20世纪70年代初都曾因涉嫌歧视非洲裔美国人而被美国政府起诉。

8.特朗普对女性外貌发表粗鲁言论的历史延伸到了他的家庭

在写畅销书《交易的艺术》续篇(即《复出的艺术》)时,特朗普记录了对不想跟他约会的女性的报怨。帮叔叔写了那本书的玛丽·特朗普在《再多也不够》中写道:“她们拒绝了他,于是突然就成了他见过的最差劲、最丑陋、最肥胖的邋遢鬼。”

另一次见面时,特朗普在看到身穿泳衣的玛丽·特朗普后,甚至对她的胸部发表了粗鲁的评论。玛丽·特朗普称,总统当时说道:“见鬼,玛丽。你真丰满。”他当时的妻子玛拉·梅普尔斯轻轻拍了拍他的胳膊。玛丽说,叔叔说了这番话后,她的脸红了。

9.哥哥去世时,特朗普去了电影院而不是医院

玛丽·特朗普在她的书中写道,1981年,总统的哥哥小弗雷德·特朗普在医院奄奄一息的那天,特朗普和姐姐伊丽莎白去看电影了。没有一位家人陪伴小弗雷德·特朗普前往医院。

美国总统特朗普(新华/美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