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内容


特朗普威胁学校不重开就“断供”,哈佛麻省理工斗得过美国移民局吗?

admin 于 2020-07-14 17:37 发布在 代理合作  |  点击数:

美国东部时间7月8日,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就特朗普政府日前出台的、面向国际学生的新规,向波士顿地方法院起诉美国国土安全部,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U.S.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ICE),两校联名要求撤销新规。新规即7月6日ICE发布的公告。公告称,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学生和交流访问者项目(SEVP)出台的新规指出,如果持非移民F-1及M-1签证的国际学生就读于完全网课形式的学校,那么他们或将不能留在美国境内,也不能入境美国。

诉讼认为,新规违反了美国《行政诉讼法》(Administrative Procedure Act),在发布之前未考虑到问题的重要方面,没有为此政策提供合理的依据,以及没有充分通知民众。

多位接受《财经》(博客,微博)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在正常的联邦法律程序下,移民局任何拟议的政策实际上都要考虑其影响,权衡轻重。特朗普政府如此武断,是藉此直接向高等院校施压,迫使它们重新开放,后者直接关系到特朗普的连任前景——移民政策是特朗普打的一张王牌。

作为国际知名的美国顶尖高校,麻省理工学院的国际学生占本科生总数的10%,占研究生总人数的比例更是高达 41%;哈佛大学约有12%的本科生和28%的研究生或扩展课程学生是国际学生。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科(Lawrence Bacow)指出,ICE的新规是糟糕的公共政策,它是非法的。

麻省理工学院校长拉斐尔·莱夫(L.Rafael Reif)也通过公开信表示,ICE宣布的规定“扰乱了留学生的生活,危及了他们的学术和研究追求,在学校和学生中造成了混乱”。他指出:“对于如何解释或执行其政策,ICE无法提供最基本的答案。”

在两校联名起诉后,同样位于马萨诸塞州州府波士顿的美国著名私立研究型大学、东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 也表示加入诉讼的队伍。东北大学此前允许学生自行选择回校上课或远程上课。此外,包括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普林斯顿大学、康奈尔大学、密歇根州立大学等诸多大学在内的相关负责人也都陆续发表声明,声援支持这次起诉。

一些教育团体表示,他们也计划拿起法律武器加入战斗。代表65个学术研究机构的美国大学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Universities,AAU)发言人佩德罗·里贝罗(Pedro Ribeiro)表示,该协会已经聘请了法律顾问,并将在未来几天提交一份支持诉讼的摘要。

行业组织美国教育理事会(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表示,它计划提交一份简报以支持诉讼,预计会有约25个高等教育协会加入进来,包括美国社区院校联合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Community Colleges)和赠地高等院校协会(Association of Land Grant Universities)。

马萨诸塞州的州司法部长毛拉·希利(Maura Healey)在一份声明中说,支持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为阻止这些规定所做的努力,“马萨诸塞州是成千上万名国际学生的家园,他们不应该为了攻读课程而面临被驱逐出境的恐惧,或被迫将自己的健康安全置于风险中,”司法部长。 “ICE的这项决定是残酷的,是非法的,我们将提起诉讼加以制止。”

在诉状中,两所学校还谴责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的决定是“武断和反复无常的,是对自由裁量权的滥用”。两所学校在起诉书中指出,在新冠疫情严重的3月13日,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当天,ICE发布了一项“豁免”措施。根据学生和教育机构的需要,非移民签证可以在保持签证身份的同时参加远程课程。政府明确表示,这一安排“在紧急情况期间有效”。这一措施建立在特殊情形下的“认知”之上:保护公共安全,允许大学继续行使教书育人的使命,取决于学校远程教育的能力。而7月6日的新规推翻了此前“认知”。

目前美国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持续上升,代理合作哈佛和麻省理工学院考虑将大部分秋季课程安排为线上教学。新规却将哈佛和麻省理工学院以及美国的高等教育“抛入混乱之中”。这项规定既没有考虑相关人员的健康,不顾及新冠疫情仍然严重,也不考虑学校为留学生提供的其它选项。

对于在美境内的留学生,大学没有恢复线下课,会让他们无学可上,不得不离开美国;在境外远程上课的学生,则计划突变,可能因为交通管制无法赴美,就会失去签证;即使赴美上课,也要冒感染疾病的风险。这项规定也让学校陷入困难的境地,如果依旧将大部分课程安排在网上,将损害到教学以及留学生的利益,如果几周后线下开课,又要冒极大的健康风险。

一位不具名的移民律师对《财经》记者指出,ICE新规的漏洞包括,特朗普总统宣布的国家紧急状态并未撤销或终止;另外新规指出,较早的政策松动是在疫情高峰期发生的,但美国目前的新冠肺炎感染率远远高于3月——截至7月9日,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超过300万例,多个州疫情出现反弹,医疗资源持续出现告急。另外,ICE推出新规前,没有提供任何形式的通知或提供任何政策反馈的期限。

有评论指出,这是特朗普政府“借新冠疫情打击合法移民的最新举动”,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寻求大幅削减移民,但是在打击非法移民收效不大,又有新冠疫情居高不下,使这一目标变得遥不可及。所估算,移民局这一新规可能会给美国带来41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给很多靠国际招生的高校带来较大的冲击。

很多美国高校还有一个多月即将迎来秋季开学,在美留学生前途未卜。哈佛公告称,今年秋季学期最多只允许40%的本科生返校,其中大一新生全部可以来到校园,以适应学校环境,认识老师和同学。此外,对于“在目前家庭环境中可能无法成功学习的学生”,校方也会邀请他们返校。假如2021年春季仍然维持40%的限额,那么校方将优先让毕业生回来。在这种情况下,一年级学生也只能回家并且远程上课。这意味着多数二、三年级的本科生可能在一年之内无法回到学校。不过,哈佛公告还称,目前暂定2020-21学年的全部课程(包括本科和研究生课程)都采取网课形式。返回学校住宿的学生也必须远程上课。

很多留学生对美国高校的立场表示感谢,但特朗普政府并未改变态度。特朗普一直将学校复课视为其推动美国重启的重要一步,并不断在各种场合强调这一点。7月7日,特朗普与各界代表座谈,敦促学校尽快开学。白宫发布的新闻稿引用特朗普的话说:“我们的国家必须重回正轨,越快越好。如果学校不开学就不能算重回正轨。”

7月9日,特朗普强调,如果学校不在今年秋天恢复面对面授课,他将切断对学校的联邦资助,不仅如此,他还批评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有关学校开课的指导方针太过严格,该机构几小时后软化了立场。 教育部长德沃斯(Betsy DeVos)在一次电话会议上告诉各州州长,每周只允许几天面对面授课的计划是不可接受的。德沃斯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正“非常认真地”考虑停止对那些秋季不开学的学校提供联邦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