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内容


墨尔本二次封城、五百万人居家隔离,当地华人怎么看?

admin 于 2020-07-15 00:16 发布在 代理合作  |  点击数:

当地时间7月8日23点59分开始,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墨尔本进入“封城2.0”状态,近500万民众被要求居家隔离,持续时间为六周。

在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大规模流行的3月下旬,澳大利亚就开始“封国”,禁止所有非澳籍公民或非澳永久居民进入澳大利亚。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澳大利亚于5月底开始逐步解封,并即将进入第三阶段解封。

然而,就在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澳大利亚疫情得到了控制的时候,墨尔本新增确诊病例突然激增,再次拉起了澳大利亚疫情流行的警报。解封月余再次“封锁”,墨尔本民众的心态如何?

“墨尔本开始第二次封锁”。/BBC报道截图

近500万民众居家隔离,非四类情况不得外出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道,当地时间7月7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州长安德鲁斯宣布,墨尔本大都市区(Metropolitan Melbourne)和北部的米切尔郡(Mitchell Shire)将自7月8日午夜起进入第三阶段封锁,近500万民众被要求居家隔离,为期六周。

根据封锁规定,民众非必要情况不得离开住所——除非是外出购买食材、寻求医疗帮助、锻炼、学习或工作。除此外,学校假期将延长,必要岗位工作人员的孩子可以参加假日监管项目。文化娱乐场所及健身房、美容院等再次关闭,餐厅和咖啡馆仅提供外带和外送服务。可以说,一夜之间,墨尔本再次回到了几个月前的封锁状态。

“澳大利亚城市500万民众开始封锁”。/雅虎新闻报道截图

事实上,墨尔本的封锁自几天前就开始了。7月4日下午3点半开始,墨尔本的9栋公共住宅楼被全面封锁,目前随着大部分居民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封锁已经逐步取消。另有30个郊区实施了严格的社交隔离令。

此外,从当地时间7月7日午夜开始,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的边境已经关闭,以阻止疫情蔓延。这是这两个州100年来首次关闭边境——上一次关闭边境,还是在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期间。

据澳大利亚9news报道,新南威尔士州9日还宣布,过去14天曾到访墨尔本大都市区的人都必须进行为期14天的自我隔离。

州长警惕第二波疫情,总理莫里森要求民众“耐心”

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当地时间7月7日,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新增确诊病例191例,是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值。其中,墨尔本是最主要的病例来源地。

7月8日,维州新增确诊病例134例,比前一天有所下降;但是,9日,新增病例再次上升至165例——当天,整个澳大利亚新增确诊182例,其中维州占比超过90%,其余10%则来自临近的新南威尔士州和首都区。

维州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变化。/BBC截图

9news指出,墨尔本此波疫情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两个集中暴发区Al-Taqwa大学和公共住宅区的疫情是有关联的,但具体如何关联上的目前暂不清楚。

维州州长安德鲁斯7月8日表示,“很明显我们处在第二波疫情的边缘,我们不能让病毒穿透我们的社区……这事关生死”。安德鲁斯还敦促人们遵守封锁规定,称“我想我们每个人都知道有一些人没有遵守规则,我们也都应该知道,我们别无选择,必须采取这些艰难的举措”。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8日对墨尔本人的坚韧致敬,称“整个国家其他地区的人都知道,你们现在做出的牺牲不仅仅只是为了你和你的家人,也是为了更广阔的澳大利亚社区”。9日,莫里森呼吁维州人民保持“耐心”,同时警告称,没有哪个地区是对新冠病毒免疫的,因此必须做好防护措施以防止疫情再次暴发。

莫里森8日出席新闻发布会。/9news视频截图

事实上,代理合作相比于其他一些国家,澳大利亚的疫情一直不算严重。截至当地时间7月9日,澳大利亚累计确诊病例9059例,累计死亡病例106例。

第二次封锁,和第一次有何不同?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半年有余,几乎全世界人民都经历了某种程度的封锁。然而,在解封之后再次封锁,却并非所有人都曾经历。

对于第二次封锁,墨尔本的民众是何感受呢?新京报记者就此连线了在墨尔本学习工作生活多年的华人,听他们讲述经历第二次封锁的见闻和感受。

封锁前一些民众“逃离”墨尔本。/视频截图

小西(化名)已经在墨尔本学习工作六年,她对新京报记者介绍称,墨尔本前段时间短暂解封,那段时间有去办公室实体实地办公,但今天开始墨尔本再次封锁,她也不得不再次申请了在家远程办公。

小西表示,“从上周开始,每天的新增确诊病例不断增加,我就预料到第二次封锁大概是唯一的办法,因此心理上和物质上都开始为封锁做好准备。所以目前我倒没有太不安,只是觉得墨尔本有点惨,因为此前维州是防控最严格的一个州,却没料到墨尔本会再次暴发”。

目前在墨尔本工作的小恩(化名)也表示,第二次封锁对他的影响并不大,今天开始他已再次实施远程办公。小恩称,“因为几个月前经历过相似的封锁阶段,所以现在感觉比较适应了。事实上,之前解封我就持比较谨慎的态度,担心疫情会反复——现在疫情果然反复了,所以重回封锁状态也是必要的,我觉得这对公众是有益的”。

小恩还指出,第二次封锁,大部分人都对这种状态有了心理准备,因此盲目哄抢商店物资的现象少了很多,尤其是当地华人,大都做好了准备。此外,从第一次封锁开始,当地戴口罩的人就增加了,不过在解封后又减少了。但近段时间以来,戴口罩的人又肉眼可见地增加了。

不过,也有一些人面对再次封锁非常不适。据BBC报道,墨尔本一位市民向其表示,“我觉得,这一次封锁大家肯定更害怕。看看路上、商店里,大家的表现越来越不正常了”。另据9news报道,封城前,有许多人“逃离”墨尔本;封城的第一天,已有6个人因为违反封锁要求被罚款。在整个墨尔本都市区,警方遍布各大主路和高速,以防止当地居民逃亡其他地区。

小西表示,疫情暴发以来,很多小企业都倒闭了,还有很多大企业、大品牌关闭门店或撤出澳洲市场,之前短暂的解封也没有给这些商家带来太多的喘息时间——因为解封也是有限制的,如店铺的接客容量等。此次再次封锁,对他们的打击应该还挺大的。

此外,因为疫情失业的人越来越多,“相比于他们而言,我觉得我还是挺幸运的。不过,现在政府因为大规模失业加企业倒闭发放了很多福利,这之后带来的通货膨胀和税收改革是我比较担心的”,小西称。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编辑 李国君 校对 李项玲